书名:恋兄

第二章

    2
    可能是因为睡了午觉,向浩晚上睡得不太踏实,迷迷糊糊到了天亮,实在睡不下去就起来了。向涵早上吃得少,向浩给他煎了片鸡蛋夹在半个馒头里当早餐,没等他醒来就上班去了。
    昨天一天没去工作,今天得紧一点把落下的活儿干完。
    车行离家不近,他有一辆二手的摩托,平时都放在邻居院子里,用了再找人拿。但是油价太贵,旧车又费油,他最近从来没开过,都是早起一会儿步行去车行。
    今天出发太早,到车行时还没人,向浩开了一半卷闸门换了工作服继续前天没干完的活儿。
    大概过去一个小时老板娘来了,见门已经开了笑成了一朵花,她嗓门大,喊起来像大喇叭,尖着嗓子边喊边进来:“这么早哟,让我看看是哪个这么勤快?”
    向浩只好从车下面爬出来,用手背抹了一下鼻尖:“陈姐。”
    陈姐三十多岁,烫着时髦的卷发,穿着也时髦,是附近有名的一枝花,隔三差五就有腆着肚子的中年男人来车行找她,据说这个车行就是之前一个小老板给她开的。向浩高中刚毕业时接触过这一行,不过当时是做机车改装,三年前他因为过失伤人坐牢,在里面又学了三年,出来正好遇到陈姐这边招人,就一直干到现在。
    “小向啊,”陈姐走过来,“吃早饭了吗?”
    “吃过了,姐。”
    “那就行,”陈姐笑嘻嘻地伸出指甲,在向浩结实的胸膛上划了一下,“这么好的身材,可别饿瘦了啊。”
    向浩眼中的不悦一闪而过,往后避了避,陈姐见了还是笑,毫不在意地说:“你忙吧,我去里面看看。”
    向浩喉咙滚了滚,最终还是一言不发趴回了车下。
    如果放在从前,他是必定都不会忍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,陈姐的客户多,工资也高,他带着向涵,是万万不敢丢了这份工作的。
    陈姐爱搓麻,平时也不怎么来车行,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,竟然在车行呆了一上午。
    向浩中午匆匆回家把发的盒饭带给向涵吃了,自己随便填了点东西又匆匆赶回去。一进门陈姐竟然还没走,见他回来就迎了过去,貌似随口聊天地问:“回家送饭啊?”
    向浩不想说太多,点点头想敷衍过去。
    没想到陈姐却皱起了眉头:“那也不好送盒饭吧?”
    向浩想说我送的是自己那一份,但是想起每天订的盒饭有数量,自己拿了几份陈姐也不会不知道,大概就是想找个由头挑自己毛病,他最终还是没争辩,只说以后注意。
    “行了,”陈姐说,“姐不是怕你自己饿着吗?那儿还剩下一份,你赶紧去吃了吧。”
    旁边的同事都憋着看笑话,陈姐走以后还恶意打趣说他怎么惹着老板娘了是不是昨天没伺候好,向浩黑着脸猛地把一把扳手砸在地上,这帮人才没了声音。
    这一天下来向浩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,回家对着向涵也没有好脸色。向涵有些怕他,老老实实吃完饭,坐在床边抓自己的胳膊。向浩刷了碗回来他还在抓,向浩就去拍他的手不让他抓,结果力气用大了,“啪”的一声两人都愣住了。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向涵带着哭腔喊了他一声。
    向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混蛋事,赶紧拉过向涵的手。
    向涵的手上已经红了起来,他皮肤白,红印盘踞在手背上看起来触目惊心的。
    向浩心里愧疚得不行,起身要拿毛巾过来给向涵敷一下,向涵却以为他是生气了要走,拽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。
    向浩只得在他身边坐下,他一坐向涵就凑到他身边,举着手到他嘴边:“哥哥,吹吹。”
    向浩又只得捧着他的手,冲着他的手背喷了几口粗气,觉得自己被向涵传染了傻气。
    向涵满意地收回手,冲他惊喜道:“不疼啦!”
    好像真的不疼了一样。
    向浩失笑,然而就在这一瞬间,他起起伏伏一天的心情奇迹般地平静了下来。
    生活很糟糕,不全是因为向涵,但是还存着那么点天真的希望,是完完全全因为着向涵。
    向浩喉咙有些涩,清了清嗓子开口叫向涵:“涵涵,哥能抱你一下吗?”
    向涵就弯起了眼扑到了他怀里。
    向浩一收手臂,终于将他失而复得的宝贝抱了个满怀。
    到了晚上睡觉时向浩才知道向涵抓自己胳膊的原因,原来是该洗澡了。
    天一天天热起来,即使不出门一天下来身上也是一层薄汗,更别说向涵还闲不下来似的在屋子里跑来跑去。向浩自己在车行洗了澡,回了家就给向涵擦擦脸刷刷牙,他不是个细心的人,照顾向涵已经花光了生平所有的耐心,还总是有想不到的地方。
    附近就有公共澡堂,向浩想起那些男人看向涵的眼光,顿时打消了念头。他让向涵在家里等他,提了两瓶水回来,一瓶坐热了倒进塑料盆里。
    热水散发着蒸蒸热气,向涵好奇地蹲到盆边用水去捧白汽,向浩搬了小板凳过来,让他不要碰开水。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”向涵有模有样地说,“很烫的。”
    向浩“唔”了一声,拉他起来,犹豫着碰了一下他的上衣,最后还是收回了手让向涵自己脱了。
    向涵没有这样洗过澡,看看向浩,又看看冒着热气的开水,慢吞吞脱下了上衣,向浩只一皱眉头,他又哆嗦着脱下了裤子。
    他比从前瘦了很多,向浩给买的内裤也不合适,可怜巴巴挂在胯骨上,好像主人再哆嗦一下就会掉下来。
    向浩喉咙里痒得难受,硬邦邦让他在板凳上坐下,给他洗好的毛巾让他自己擦,自己立在一旁别过头去。
    晚上很安静,只有时而从远处传来的一两声狗吠打破寂静。
    向涵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,向浩还是放心不下转去看他,才发现他的动作轻得就像一片羽毛,毛巾在手臂上来回扫过,一点力气都没用。
    “你到底会不会啊!”向浩凶巴巴吼他,一把夺过毛巾。
    向涵瑟缩了一下,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向浩。向浩知道自己吓着他了,放轻了语气让他坐好,向涵就挪了挪屁股,两条细白的长腿并着,膝盖突起的骨头泛着柔和的光泽,手虚虚握成拳头放在上面。
    到底还不是夏天,这么坐了一会儿他身上凉凉的,向浩碰到心里却像烧了把火,似乎一不小心喉咙就要喷出青烟,他僵硬地动着手腕,粗糙的毛巾从向涵细嫩的皮肤上擦过,眼睛死死瞪着自己的指尖。
    “啊,”向涵小声喊了一声,“疼……”
    向浩手指一停,向涵以为他是要发火,连忙咬住自己的嘴唇不做声了,谁知道向浩连头都没有抬,更没有说话,手上的动作却放轻了许多。
    向涵很乖,洗头也不闹,他草草帮向涵洗了一遍,还是到了最后一步,不得不让他脱了内裤。向涵站起来,一弯腰就能看到后背绵延的脊椎,一路曲折着没入挺翘的臀尖,他光溜溜站在简陋的屋子中央。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向涵见向浩没有动作,可怜巴巴叫他。
    这声音一出,犹如一盆凉水浇到头上,把向浩心中愈演愈烈的火气浇了个一星不剩,顿时什么不该有的心思都没有了。
    他是你弟弟啊向浩,他无不嘲讽地想,你他妈就是个畜生。
    “嗯,”他应了一声换了毛巾给向涵擦干净,“去把衣服穿上。”
    向涵像得到赦免令一样顿时满血复活,欢呼一声就穿衣服去了,嘴里哼着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歌。
    听着他欢快的动静,向浩心情也好了一点,他把盆里的水倒了,又打了凉水回来。
    自从那天买了帽子向涵就整天戴着,洗澡之前摘掉了一会儿,就这么点功夫又戴了上去,坐在床边玩手指,听到门响就抬头冲向浩笑。
    “怎么又戴上了啊?”向浩想去摘他的帽子,被向涵一把护住不让他摘,噘着嘴不满道:“你干吗呀!”
    向浩被他的语气逗笑了,把身上被打湿一半的T恤脱了,故意说:“屋里戴帽不长个。”
    向涵皱起了眉头,好像在想他的话什么意思,捂着帽子苦苦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说:“可是我比毛毛要高呀……”
    毛毛是附近熊孩子里最高的一个,欺负向涵欺负得最凶,向涵最怕他。
    向浩觉得可爱,弯了腰几乎和他平视:“高什么高,你有我高吗?”
    向浩没说自己上高中就185,没他高很正常。向涵果然上了当,立刻就站了起来,向浩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一步,但是屋子太狭小,向涵还是靠他很近,胸膛几乎贴上他的,一手举起来从自己头顶滑过在他鼻梁前停下。
    “没你高……”向涵有些沮丧地说,然后小心翼翼把帽子摘了放在枕头旁,回头发现向浩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又不甘心地凑过去再比了一比,但是因为摘了帽子比上次更矮了。
    向浩本来就是想逗逗他,没想到这小傻子还挺争强好胜,脸都皱了起来,他按了按向涵的头顶,安慰他:“以后在屋子里别戴帽子就长高了。”
    向涵严肃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 等到向浩把两人的衣服洗了回来,向涵已经迷迷糊糊就要睡着了,他关了灯在他身边躺下,向涵立刻翻过来抱住他的手臂,向浩拍了拍他的肩膀,小声说:“快睡。”
    向涵支吾了一声,呼吸都变得缓慢,就在向浩以为他睡着时,他的声音又再次传来:“哥哥……我明天是不是就长高了……”
    得到了向浩肯定的回答,向涵才放心地睡去。
    第二天他竟然还记得这件事,难得起了个大早,向浩忙着弄早饭他偏拉着他比个子。
    向浩想起小的时候,他从小就比同龄孩子高,向涵又晚长,有一段时间比他矮了两个头都不止,被他叫小矮子还不服气,老妈说喝牛奶能长高他就每天早晚一盒还不让向浩喝。那段时间向浩每天都是被光着脚跑来找他比身高的向涵摇醒,他至今都能想起向涵努力踮着脚问他“哥哥,我是不是长高了呀”的样子。
    和现在那么相似,如果不去回想他们两个断了联系的那几年的话,竟然像是没有变过。
    “没长高啊……”向涵遗憾地说。
    “你多吃点就长高了。”向浩煮了两个鸡蛋,向涵不吃蛋黄,他就把蛋清剥下来放在碗里给他吃。
    向涵狐疑地看着他:“真的假的啊?”
    “假的,”向浩抢了他的蛋清作势要放进嘴里,“你以后别吃饭了,都给我吃。”
    向涵咯咯笑着抱着碗往后躲,把碗放到一边又跑过来抢向浩手中的蛋清,向浩假装不给他,闹了一阵看他脸都红了才放进他嘴里,刮了一下他的鼻尖。
    向涵鼓着腮帮子嚼着,他吃相很斯文,嘴巴闭得紧紧的,吃一口看一眼向浩,嘴角弯起一点弧度,不知道是吃东西这么开心还是看见眼前这个人这么开心。
    喂他吃完两个鸡蛋,向浩收拾了锅筷,伸手抱了他一下,说:“哥上班去了。”
    向涵有点舍不得,拽着他一根指头低头不说话,向浩摸摸他参差不齐的头发,轻声说:“走了啊。”
    向涵这才抬起头来看他,眼神可怜巴巴的,不情愿地嘟囔着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,都没有人跟我讲话……”
    一上午工作连连走神,向浩不住地想向涵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,他是傻了,但是不是没有感觉,整天被关在不到十五平米的房间无事可做,是不是很孤单……
    中午回家时向浩没有敲门,悄悄在窗外看屋内的情况。
    向涵正背对着他坐在桌子边,桌子上摆着他早上走时倒的凉白开,伏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捣鼓什么,几乎是一动不动。向浩正看不明白,他就用手在碗里沾了一下,继续伏着不动了。
    向浩一敲门,屋里立刻就传来动静,向涵飞快跑过来给他开门,他走到桌子边时桌子上还残留着水印,但是已经看不清画的是什么了。
    这天下午没什么活儿,一早就收了工。春分过后日子越来越长,向浩回家的路上正巧遇上初中生放学。这是个职专,十几岁的小孩一个个都穿着校服,脸上虽然稚气未脱,但已经有不少小姑娘画上了浓妆,小伙子聚在小卖部抽着与年龄不符合的香烟,努力装出大人的模样。
    向浩回想起自己初中的时候,他从小就爱玩,初中就常干的就是逃课去网吧上网,有一回被老妈发现了竟然亲自来抓他,亏得向涵给他通风报信,他才提前从后门溜了出去回学校上了一节晚自习才敢回家。
    向涵那时才刚上初一,早早就在家里等他。他被老妈老爸训完了夜已经深了,老爸老妈回了自己房间他也准备睡了,向涵才穿着睡衣偷偷来找他,给他半碗紫得发亮的车厘子,说是从牙缝里省下来的。
    向浩不客气地吃了,他又眼巴巴看着,不时咽一下口水,向浩那时候太坏了,故意装作没看到,囫囵吞枣吃得飞快,向涵对他这种吃法很不满意似的,嘟囔他:“你吃慢点嘛……”等到只剩下几颗了终于忍不住了,故意说:“吃这么多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睡不着,应该只给你留三颗的。”
    数都给算好了,向浩数了三颗放到他手里,他又做出为难的样子,结果一转脸就放进了嘴里,腮帮子鼓起好大一块,认真地一动一动的,在静谧的灯光下像是一幅珍贵的油画,是该被收进回忆里好好收藏起来的。
    车厘子现在不是季节,就算是季节这破旧的老城区怕是连卖都没得卖,向浩看路边有卖砂糖桔,就买了一兜子回家。
    见了水果向涵很开心,晚饭也不说吃就要向浩给他剥,向浩给他剥了,他咬上一口又说酸,向浩尝了一口没尝到酸,再看向涵酸得眼泪都要流出来,怀疑两人吃的不是一个桔子,非要向涵再试一口。
    向涵捂着嘴不要,他当着他的面掰下一半吃掉,他这才半信半疑地接过去,小心翼翼吮上一口,顿时一个激灵,小脸皱起来,对着他吐舌头。
    “不是吧……”向浩也奇怪,“我怎么吃着就不酸……”
    “我的酸……”向涵一边抽气一边说,猝不及防凑过来在他唇上亲了一口,“你尝尝。”
    向浩吃了一惊霍然起身,板凳都给带倒了,人也是趔趄了一步才没摔倒。
    向涵显然被这动静吓到了,茫然地看着他,迅速红了眼眶。
    “你跟谁学的!”向浩震怒地吼他。
    屋子本来就小,向浩又提高了声音,在墙壁上一碰三响,都带上了回声,向涵被吓得不轻,连滚带爬退到床角,眼泪像开了闸一样流下来,委屈得不行。
    “说!”向浩冲上去拽他脚踝,“谁教你的!”
    向涵边哭边往后爬,嘴里呜呜咽咽不成句子,他哪里是向浩的对手,没挣扎几下就再次被向浩拖到了床边,按着问他重复的问题。
    向浩实在是凶,面目狰狞得仿佛要把人吃了,按着向涵肩膀的手也分外用力,像个要吃小白兔的大灰狼似的。
    他越这样小白兔哭得越凶,问什么也不回答,惊恐地看着他瑟瑟发抖。向浩对着他的眼泪,这才一点点冷静下来,意识到以向涵现在的智商恐怕根本不理解他在说什么。
    他深深喘了几口气,用手在向涵布满泪痕的脸上擦了擦,向涵躲了躲,长长的睫毛颤抖着,像是有些怕他。
    向浩胸口一滞,连忙把他拉起来坐好,自己在床边蹲下仰头看着他,拇指擦过他的鬓角。向涵好像更委屈了,眼泪涌出更多,手却抓住了他的手紧紧抱住,啜泣着说:“哥哥不要凶我……”
    向浩是被气昏了头,也是半会儿真缓不过来,怕向涵是被什么人给骗了,讨了便宜。他抓着向涵细白的手腕,耐着性子对他说:“哥问你,刚才那样……”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对上向涵形状优美的下巴和红润的唇瓣,他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,“谁教你的……”